背景:
阅读新闻

那几年,我们送高二毕业班

[日期:2018-11-02] 来源:老教协  作者:王璋 [字体: ]

  1978年初夏,校园里绿树成荫,榴花如火,窗外景色宜人,室内心急如焚,原因是我们正在送高二毕业生班参加全国统考(当时的学制是高中两年),这可是1966年以来的第一次高考啊,学生第一次高考,老师头一回送考,心中无数,怎能不急?更何况复习中又遇到不少问题,现代文姑且不论,文言文复习就令人头痛,这明明是同学们的短板,本应抓紧强化训练,可是手头却没有现成的辅导材料,高考在即,迫在眉睫,怎能不心急如焚?虽然当时我们也算年轻,有干劲,不怕难,敢担当,可是这无米之炊也难办啊,怎么办?只能是自己动手,无中生有。

  于是我们发挥了团队的力量,集思广益,团结协作,大家动手,人人出招,每人拿出五篇文言短文,诸如寓言故事,典籍节选,写出注解,分析句式,翻译全文,归纳主旨,写成讲稿后在全组会议上交流讨论,修改定稿,然后编成讲义。现在说说那个过程很简单,当时做起来却是相当麻烦,不过这是为高考尽心尽力,大家都无怨无悔。只要耕耘,就有收获,虽然当年只有3%的升学率,也是有作用的。今年10月,1978年考取山东师范大学中文系,毕业留校任教的王勇同学专程探望,当他谈到高考时,我拿出一本1978年5月30日—7月10日的备课本给他看,里面共有文言文练习62篇,每一页都是蓝字红字行行相间,虽密密麻麻,却清晰可辨,还有几份油印的综合练习题,翻阅浏览,赞叹不已,追忆往事,感慨良多,他说同学们谈起当年的情景,对老师们的辛勤付出,总是充满敬意和感恩之情。

  送了这届毕业班,大家尝到了团队协作,互相促进的甜头,也认识到文言文教学也是我们的短板,都有了迅速提高业务能力的要求。学校领导不仅肯定我们渴望学习,积极向上的想法,还帮助我们和教导处协调,安排学习时间,每周三上午全校不排语文课,作为我们组的固定进修时间。通过协商,把文言课文分配给全组每一位老师,大家轮流事先准备,写出教案,按上课要求在组里主讲,然后进行讨论评议,补充完善。每到进修时间,办公室成了教室,先生成了学生,听讲认真,讨论热烈,发问切合实际,释疑真挚坦诚,融洽和谐、生动活泼的局面至今历历在目。要知道,在没有教学参考书的情况下,集体备课,资源共享,可真是提高全组教学质量的好方法。它既调动了全组同志的积极性,增强了团队意识,又解决了教学中的实际问题,特别是青年教师更是受益更多,我们组也被评为先进教研组。

  一年过去了,1979年秋,在市教研室组织的会议上,我做了《我们是怎样坚持在职进修的》专题发言。不仅得到了兄弟学校的认同,还受到了教研室领导的赞许,认为我们的这些做法,对于拨乱返正,恢复传统,都有积极意义。同时推荐我为特邀代表出席山东省中学语文教学研究会成立大会暨第一次年会,会上我做了同题发言,全文发表于山东省教育厅主办的《教学研究》1979年第8期。

  省里的大会历时八天,聆听了名校名师的经验介绍,开阔了眼界,解放了思想。因为我们曾经遇到过缺少辅导材料的难处,于是又产生了一个新的想法,那就是从1978年以来,我们在高考复习中用过的文言短文中选出精华,印成册子,和全市中学分享,为我市高考做点贡献。我们的想法得到了市教研室领导的充分肯定,认为这是填补空白,助力高考的好事情,并且表示,可以作为内部资料,用市教研室的名义印发,不仅供我市使用,还可与别的地市交流。于是我们又利用业余时间开始了紧锣密鼓的准备,继续修改用过的讲义,印成书稿,再请山师大等校教授审定,最后定名为《中学生文言文选读》。1979年12月定稿付印,1980年3月按预订计划邮寄各地,共11000余册。别看书本小,作用不得了,就是这本不起眼的小册子,误打误撞,极其偶然而又十分巧合地碰上了1980年高考的文理两科的文言文试题,《子罕弗受宝》和《哀溺》,凡是认真学过的,肯定有好处,我们也曾为此激动不已。

  岁月易逝,韶光难留,改革开放已经四十周年了。我不禁想起毛主席的著名诗篇《采桑子 重阳》,“人生易老天难老,岁岁重阳,今又重阳,战地黄花分外香。”事实也的确如此,当年,我们被称为“少壮派”,现在成了耄耋老人,不过我们也赶上了新时代,踏上了新征程。回想当年改革开放之初,肩负重担,步履蹒跚,艰难前行的情景,依然感到振奋和欣喜。

2018年 重阳节

(作者:王璋,我校1949级1班校友,我校退休教师,曾获“全国优秀教师”荣誉称号)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kyy | 阅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