奖,属于我代表的国家和人民——周刚自述

  按:周刚,中共党员,1955年毕业于我校。之后,到苏联莫斯科国际关系学院东方系学习。历任外交部亚洲司副司长,中国驻马来西亚大使、使馆党委书记,驻巴基斯坦大使、使馆党委书记,驻印度尼西亚大使、使馆党委书记等职。现任中国驻印度特命全权大使、使馆党委书记。学校与他联系,请他介绍一下自己的工作成就,在特殊岗位上工作的他,推辞不过,就写了此信。字里行间充满着一位赤诚学子对母校、对祖国的深情厚谊。

  母校邀我介绍自己的工作成就,老实说,我很难为情,主要是因为自己没有什么成果和贡献可写。同从母校毕业的千万校友一样,这些年来我一直在自己的岗位上做着一个中国公民、一个普通的中国共产党人应该做的事情。正是千千万万的教师、工程师、干部、工人、农民、解放军官兵以及个体从业人员构成了人民共和国的基石。
  在祝贺母校淄博一中建校50周年时,我曾谈到自己的至爱。我热爱一中,怀念在一中学习生活过的六个春秋。这是我接受党的教育的第一个中学。在这里,老师们教导我们这些新中国成立后开始成长的少年们如何学习,如何进步,如何做人。人民当家作主后政治热情很高,教师们为教育事业甘当蜡烛,无私奉献的精神,“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学习氛围,团结、紧张、活跃的集体,勤俭建校的作风,学子们的学好本领报效祖国的志向,以及广大师生对美好未来的憧憬,都给我留下了深深的印象,可以说是永不磨灭的,指导了我的一生。
  我是一个幸运者。1955年秋天从淄博一中毕业后,考入了北京俄语学院留苏预备部。学了一年俄语,被分到莫斯科国际关系学院东方系学习印度专业。从此,我同印度和南亚次大陆结下了不解之缘。1962年进入外交部,在亚洲司四处(主管印度、斯里兰卡、尼泊尔等国)工作,分工管印度。1970年起在我国驻印度使馆任三等秘书,印度成为我在国外任职的第一个国家。两年多后回国。在亚洲司任副处长,仍是主管印、斯、尼等国。1976~1980年在驻孟加拉国使馆任二等秘书、研究室主任、使馆党委委员。1980~1988年,在亚洲司先后任副处长、处长、副司长。1988年7月起任我国驻马来西亚大使(兼使馆党委书记,下同)。1991年5月至1995年4月任驻印度大使。1995年8月~1998年2月任印度尼西亚大使,1998年4月起,任驻印度大使。可以看出,在我38年的外交生涯中,直接同印度打交道24年,主管印、巴、孟等南亚事务长达32年之久,出使东南亚5年多。
  我热爱外交事业。新中国的外交是毛泽东主席、周恩来总理奠基的。新中国50年来的外交是以毛泽东思想和邓小平理论为指导的。它为中国的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服务,为中国社会主义现代化和改革开放服务,作为新中国外交战线的一员,我感到无尚光荣。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特命全权大使,我深感到自己肩上担子的沉重,也为此骄傲。这是党和人民对自己的信任,我只能竭尽全力把自己的工作做好,为了祖国、人民,为了党的事业,奉献自己的一生,这就是我38年从事外交工作的信条。
  1995年4月我从伊斯兰堡离任回国前,巴基斯坦总统授予我“巴基斯坦之星”勋章,表彰我对发展中巴友好合作关系的贡献,这是巴基斯坦国家元首可以授予包括巴基斯坦议长、部长、有突出贡献的人士以及驻巴外国使节的最高级勋章。
  从1999年8月到现在,印度“德里泰卢固学会”,“印度——中国友好协会”,“世界教育与争取和平联合会”,“印度市场管理学院”先后分别授予我“1999年国际关系卓越成就奖”,“发展印中关系突出成就奖”,“世界2000年千禧奖”,以及“1999年最佳外交官奖”。我个人只做了一点应该做的工作,受奖有愧,但这是对中国外交官的奖励,我是代表社会主义中国的外交官接受的。我自己能发挥一些作用,是由于党中央外交政策的正确,是由于外交部的直接领导,是使馆全体同志共同努力的结果。
  外国政府、友好组织和社会团体授予我的奖,属于我代表的国家和人民,即属于新中国和中国人民。
  我已在超龄“服役”。我希望在我退休之后,能重访母校,再见母校的老师和校友,畅谈我们在淄博一中学习的感受,交流几代师生和校友的人生轨迹。
  (图为周刚和访问马来西亚的李鹏总理在一起。)